首页 > 专区 > 2017专题 > 暖新闻 > 正文

余传兰:五保老人的好“孙媳”

QQ截图20191127103531

 

一位年过花甲的退休女职工,把一位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、与丈夫只是爷孙相称的耄耋五保老人,接到自家赡养至今将近九个年头,村民们夸她真是一位好“孙媳” 。

人们夸赞的好“孙媳” 名叫余传兰,五保老人名叫訾公海。提起余传兰赡养他的事,还要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说起。1975年,余传兰作为一名知青从淮南来到濉溪县百善镇百善村訾湖庄,那时訾公海担任生产队长。人们还在晨梦中时,訾公海便早起用铁皮卷的土喇叭喊醒社员起床,下田干活。傍晚收工时,又是他最后一个回家。清理生产队牛房大粪池、挖沟河,这些脏活重活訾公海总是干在前,余传兰对这位热爱集体吃苦耐劳的生产队长十分敬佩。訾公海不仅在生产劳动中处处走在前,还对从城里来的余传兰十分关照。那时生产队秋种缺少牛、马牲口,需用人力拉犁拉耙拉耩子播种小麦,訾公海不分工余传兰干这重活,让她到棉花田里拾棉花干些轻活。后来,余传兰得知訾公海是位新中国成立不久入党的党员,担任生产队长多年的老队长,更是肃然起敬。

1978年,余传兰招工到市纺织厂上班,逢到休班时她便买些水果、糕点,回到訾湖庄瞧看老队长。1981年,余传兰经好友牵红线同訾湖庄的訾和顺喜结连理。2001年初,余传兰退休回到訾湖庄,看到已是古稀之年的老队长每天只做早晨、中午饭,晚上喝点凉开水吃些凉馍就不做饭了,当年身体健壮的他如今身体十分瘦弱,顿生关爱之情,萌发了把訾公海接回家赡养的念头。余传兰这一想法得到丈夫、女婿、女儿一家人的一致赞同。

“当时我把这一想法告诉訾公海,要接他到我家时,他说多年来我一直对他很照顾,不到我家添麻烦了。我说那麻烦啥,你吃饭不就是我做饭时多添碗水吗,你咋不去呢?”余传兰回忆。訾公海拒绝道:“訾湖庄如今姓訾的好几百人,人口按‘远近’分为东、北、西三个大院。你丈夫虽说按辈份喊我爷爷,可他是北院的,我是东院的,只是同姓爷们又不是‘近的’ ,咋能到你家养老呢?”余传兰劝说:“訾和顺喊你爷爷,我就是你的孙媳,到孙家养老不也是应该的嘛!”在余传兰的再三恳请下,2001年初訾公海终于同意来到她家。

訾公海牙齿不好,不能吃硬食。余传兰专为他做既营养又软和的饭菜。早晨,面条、鸡蛋;中午,米饭、豆腐蕃茄炒鸡蛋;晚上,稀饭、馒头……一日三餐变着花样让老爷子吃得滋润。平时,訾公海同余传兰家人同桌吃饭,家中来客人时余传兰总是让訾公海坐“上座”。客人们看到余传兰如此尊敬老人,都尊称老爷子向他敬酒添菜。訾公海到余传兰家时已是耄耋之年,没有洗漱卫生养生习惯。余传兰每天早上为他送一热水瓶开水,教他勤喝温开水;晚上再送盆温水让他洗脚,春夏秋冬无微不至地关怀。余传兰时常陪老人聊天拉家常,让他精神上不寂寞。女婿崔波在余传兰带动下,对訾公海也十分孝顺,经常为他擦身洗脚。看到老人到百善集理发不便,崔波去年便买来电动理发刀,在家为訾公海理发剃胡须。在余传兰的赡养下,如今已88岁高龄的訾公海仍能自理日常生活。

2013年,余传兰的丈夫訾和顺患了“慢阻肺”疾病,呼吸不畅生活不能自理。亲友们看到已是花甲之年的余传兰伺侯丈夫还要赡养訾公海,心疼地劝她说把訾公海送到百善镇敬老院减轻一下自已的负担。余传兰婉言谢绝道:“我来到訾湖就是訾湖庄的人,訾和顺叫訾公海爷爷,我就是他的孙媳。孙媳赡养爷爷是应该的,他来俺家多年,我咋舍的让他走呢!訾公海年轻时为集体生产出力流汗,如今他老了,在俺家我养活,也理所当然,不怕麻烦!” 

记者 吴永生

通讯员 陈若奎
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
博评网